社科网首页|客户端|官方微博|报刊投稿|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
当前所处位置:首页>>学术研究>>清史
选择文字大小[大] [中] [小]

乾隆丙辰博学鸿词科研究

发布日期:2018-12-29 原文刊于:

  乾隆丙辰博学鸿词科研究 

  李立民 

  清廷自定鼎中原后,为收纳天下博雅淹贯之士,使其“膺著作之任,备顾问之选”,凡两举“博学鸿词科”:一为康熙十八年(1679)己未博学鸿儒科,一为乾隆元年(1736)丙辰博学鸿词科。一时名儒硕彦,多膺其选,为士林所称道。学术界目前对康熙己未科的研究较为重视,对乾隆丙辰科的研究则少有涉及。本文旨在探讨丙辰科在开科、遴选、任用等环节的相关问题,并在此基础上对康熙己未科与乾隆丙辰科之异同进行比较。 

  一、从“相顾迟回”到“急思保荐” 

  雍正十一年(1733)四月,雍正帝欲仿康熙帝开设博学鸿儒科之例,下谕遴选博学鸿词之士,以备临轩御试,优加录用。但是,雍正十三年二月,各省所荐者寥寥,据《清史稿》云:“诏书初下,中外大吏,以事关旷典,相顾迟回。逾年,仅河东督臣举一人,直隶督臣举二人,他省未有应者。”时人李绂亦云:“逾年,河东督臣举一人,直隶督臣举二人,他莫有举者,特旨切责诸臣观望。又逾年,大学士高安朱公举四人,而封疆大吏所举,犹趑趄不前。”雍正十三年八月,雍正帝去世,此事不得不中行而止。 

  乾隆帝即位后,于雍正十三年十一月,再下谕旨,复命大臣荐举博学鸿词。据《清实录》所载,至乾隆元年二月,“内外臣工所举博学鸿词,闻已有一百余人”。时任陕西巡抚的硕色亦云:“臣等仰遵圣谕,敢不悉心采访,急思保荐?”至乾隆元年九月,“是科内外荐举共二百六十七人” 可见当时诸大臣荐举之积极。那么,从最初的“相顾延迟”,到其后的“急思保荐”,诸大臣为什么在保举博学鸿词的态度上有如此之转变?笔者认为,这与当时乾隆帝诏开博学鸿词科的政治背景不无关联。 

  保举是我国古代社会选拔人才、任用官员的途径之一。自秦汉至清末,历代统治者都曾推行过这一政策。有清一代对人才的保举,顺治、康熙、雍正三朝皆屡有施行。这一制度在人才的选任方面有其积极的社会意义,但其最大弊端就是选“亲”为能,借保举之公,以行己之私。尤其在雍正末年,因保举问题而暴露的吏治问题尤为突出。雍正帝曾针砭时弊道:“大凡荐举之典,臣工得以行其私者,往往踊跃从事,争先恐后。若不能行其私,则观望迟回,任意延缓,其迹似乎慎重周详,其实视公事如膜外也。” 

  乾隆帝即位后,对雍正末年所暴露的吏治问题十分重视。为此,乾隆帝一方面强调大臣当“各矢公心,悉屏私意,以报圣恩,以副朕望”。只有大臣黾勉奉公,“俾庶绩咸熙,百度整肃”。而对于为官所持的“慎重”之心,乾隆帝认为,这是官场上的一种不良积习:“识见系过于谨慎忠厚之人,勉为国家大臣可也。大臣之道,不在谨慎忠厚之一节……必其忠诚居心,明通措事,务存大体,时时以国计民生为念然后可。”另一方面,对于雍正末年官场上一些不作为的官员,乾隆帝予以严加整饬。雍正十三年九月,谕总理事务王大臣曰:“六部俱关紧要,必须经理得人。近来各部皆有章程,惟兵、刑二部办事多有未协。兵部尚书高起,惟情乖张,怀私挟诈;刑部尚书宪德,识见卑鄙,昏愦糊涂。此二人者,皇考每见必严行申饬,廷臣共知。朕侍侧时,屡闻圣谕,深以二人不能胜任、废弛部务为虑,原欲更换,但未降旨。今朕即位之初,岂容以不能胜任之人为一部之表率,贻误公事?高起、宪德著解任,仍带尚书衔,候朕另降谕旨。”高起、宪德二人都是雍正帝时期尸位素餐的旧臣,乾隆帝将其免职,有利于对不良吏风的整饬。 

  而乾隆元年命大臣保举博学鸿词之士,正是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开设的。雍正十三年十一月,谕曰:“国家久道化成,人文蔚起,皇考乐育群材,特降谕旨,令直省督抚及在朝大臣各保举博学鸿词之士,以备制作之选,乃直省奉诏已及二年,而所举人数寥寥。朕思天下之大,人材之众,岂无足膺是举者?一则各怀慎重观望之心,一则衡鉴之明,视乎在己之学问,或已实空疏,难以物色流品,此所以迟回而不能决也。然际此盛典,安可久稽?朕因再为申谕,凡在内大臣及各直省督抚,务宜悉心延访,速行保荐,定于一年之内齐集京师,候旨廷试。” 

  在谕旨中,乾隆帝将雍正末年博学鸿词科未能开设的原因,归咎于当时官员的失职失察:一则由于大臣“各怀慎重观望之心”,一则由于大臣学识空疏,“难以物色流品”。前者是缺乏克己奉公的“怠政”,后者是尸位素餐的“无能”。两者都是乾隆帝即位伊始所重点整饬的对象。如果此时的大臣依然不采取积极态度,那么,兵部尚书高起、刑部尚书宪德就是前车之鉴。乾隆帝亦自云:“今番特令诸臣各行保举,惟冀痛洗积习,以展丹忱。”可见,乾隆帝已经将诸大臣能否积极保举博学鸿词的问题,视作窥探官员有无任意怠政,是否不胜其任的一种手段。这对于“明察秋毫”的当朝大臣们来说,不能不对此有深刻的认知。故诸大臣在接到谕旨后,纷纷以积极的姿态向朝廷推举博学鸿词,以展其“丹忱”之心。 

  二、大臣遴选博学鸿词的方式、标准与效果 

  乾隆帝在雍正十三年十一月下谕重开博学鸿词科,并规定了一年以后,在京举行廷试,择优选取各省所推举的博学鸿词。谕旨下发后,诸大臣纷纷展开了遴选事宜。依据清廷规定,凡三品以上大员才有资格保举博学鸿词。因而,具有保举资格的官员主要是各部院侍郎以上的“京官”及各省督抚。 

  “京官”主要荐举的是其历官所闻之士。如兵部侍郎王士俊曰:“臣巡抚湖北时,访得黄州府蕲水县举人、现任云南云龙州知州徐本仙,经籍渊深,史学淹贯,为文佶屈坚老,古体诗直逼汉魏,而蒞官之才尤为杰出,政绩风采卓有可观。”“京官”所举荐者,均为其素所习知之人,没有统一、固定的遴选方式,主观随意性较强。这种遴选方式虽然灵活,但主要依靠“京官”的自我约束,因而,“京官”的遴选往往夹杂了一些人情成分,其中亦不乏旧知故友者。如方辛元,原名蕃,号雪泉,“与望溪侍郎为从父兄弟”。而保举方辛元的户部仓场侍郎吕耀曾与方苞为“同年友”,方苞又与吕耀曾之父吕谦恒,“尤志相得”。这种惟凭大臣自觉之心的遴选,为“滥举”的产生提供了可能。 

  各省督抚在遴选方式上则比较规范,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流程可供遵循。各省首先由县、府官员负责推荐所辖内学行优异、操履清白之士,汇集至总督、巡抚处。再由各省总督、巡抚会同学政一同遴选。遴选的方式大致有两种:一是面试察访。如山东省对各府所荐之士,经过巡抚岳浚会同学政喀尔钦“逐加面试,选得癸丑科进士牛运震、四氏学教授颜懋伦、观城县教谕刘玉麟、癸卯科举人耿贤举等四名”。而安徽巡抚赵国麟在遴选方式上,则是“与两江督臣赵弘恩、安徽学臣郑江考验,复加察访”。二是出题考试选拔。如浙江巡抚程元章“会同学臣帅念祖,详加考试看验,遴选得山阴县学附生周大枢、秀水县学增生万光泰、钱塘县学增生陈士璠、余姚县贡生邵昂霄、归安县学附生孙贻年、钱塘县贡生程川、秀水县贡生李宗潮、钱载等八名,恭候皇上御试录用” 

  至于各省督抚遴选的标准,笔者依据已发表的相关档案资料所载,节取一些大臣的“题本”,以略窥其豹。 

  题本者 

  上奏时间 

  内容(节选) 

  江苏巡抚高其倬 

 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四日 

  华亭县副榜贡生张凤孙、兴化县学教谕姚焜、句容县学教谕沈虹、无锡县拔贡王会汾等四名,学赡文清,堪备采选。 

  江苏巡抚高其倬 

  乾隆元年二月初二日 

  臣等钦遵谕旨,详加咨访,并据布政使张渠行令各详加采访,遴选诸生呈送,督学二臣与臣先后出题面试,选得附生陈黄中,进士张廷櫆,举人马荣祖,廪生叶荣梓、胡鸣玉,增广生员胡二乐,贡生汪腾蛟等七名,皆学赡文清,堪备采选。 

  江苏巡抚顾琮 

  乾隆元年四月十二日 

  兹据布政使张渠行令采访诸生呈送,督、学二臣与臣先后出题面试,选得山阳县岁贡邱迥、拔贡周振采二名,皆学问淹通,文词醇雅,堪以备选。 

  江苏巡抚顾琮 

  乾隆元年七月二十五日 

  兹准江苏督学臣张廷璐荐举刘纶、刘鸣鹤,并据布政使张渠详举陆桂馨呈送前来。经督、学二臣与臣先后出题面试,皆学问充裕,文词雅赡。 

  安徽巡抚赵国麟 

  乾隆元年八月初五日 

  经臣与两江督臣赵弘恩、安徽学臣郑江考验,复加察访江有龙腹笥既优,文亦充裕;梅兆颐思理敏捷,词藻畅达;李希